灵活用工平台 智惠薪企服 “二选一”被罚34.42亿 美团更应该担心的是骑手社保问题

“二选一”被罚34.42亿 美团更应该担心的是骑手社保问题

市场经济发展日新月异,政府监管也日趋严格。为了避免我国平台经济陷入低水平竞争的循环,使平台经济发展更有后劲、更可持续,国家加强了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监管,严厉打击“二选一”等垄断行为。

自从阿里因二选一被罚后,互联网企业的反垄断一直都是市场关注的焦点。近日,又一互联网巨头之一的美团靴子落地了。

“二选一”被罚34.42亿 美团更应该担心的是骑手社保问题

美团全面实施“二选一”被罚34.42亿元

在2018年-2020年间,美团采取差别费率、拖延商家上线等多种措施促使平台内商家签订并执行独家合作协议。

与美团签订独家合作协议的经营者,美团会根据情况对独家合作经营者额外提供新店流量加权、平台补贴、优先配送、扩大配送范围、降低起送价格等方面支持。

而非独家合作经营者,美团则设置普遍高于独家合作经营者5—7%左右的佣金费率,及较高保底佣金;还采用设置不合理的签约排队时间,甚至不签独家合作协议就不予上线。

同时,为推进“二选一”行为实施,美团采取了建立考评机制、开展特定时段、特定区域攻坚“战役”、加强培训指导、强化代理商管理等方式。

根据《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经营者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

10月8日,市场监管总局公布美团“二选一”案的行政处罚结果——责令美团停止违法行为,全额退还独家合作保证金12.89亿元,处以其2020年中国境内销售额1147.48亿元3%的罚款,计34.42亿元。

“二选一”被罚34.42亿 美团更应该担心的是骑手社保问题

骑手社保问题才是美团“心头大患”

以往作为平台的美团是不与外卖骑手直接签订劳动合同的,大部分骑手都是与第三方签订用工合同。美团这种将外卖业务委托第三方劳务公司进行的方式一直深受舆论诟病,很多人指责美团此做法故意不给骑手缴纳社保、逃避责任。

美团外卖骑手工作自由灵活流动性也大,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0月,美团外卖骑手全国总共有399万左右。此次“二选一”罚款数额只是美团上一年度销售额3%,但若要为这几百万骑手缴纳社保的话,将是一笔巨额支出,企业用工成本压力激增。所以说,相对于反垄断罚款而言,美团更大的压力却是在骑手社保方面。

骑手成为个体工商户 与美团成合作关系

应对上述问题,美团想了一个新招,即通过某个APP让骑手注册成个体户,然后通过APP发放工资。骑手身份变成了个体户后,与美团的关系发生本质的变化,从雇佣关系变成了一种合作关系。

仔细研究便能发现,这和智惠薪灵活用工解决方案的流程如出一辙,是典型的灵活用工模式,APP充当是就是灵活用工平台的角色,也就是用工企业(美团)— 灵工平台(发工资APP)— C(外卖骑手)的流程模式。

“二选一”被罚34.42亿 美团更应该担心的是骑手社保问题

智惠薪平台的解决方案更加全面智能。首先,方案满足转变用工企业与自由职业者关系的要求,用人企业无需为个人缴纳社保和代缴个税等;再者,通过方案,用工企业可从平台获取合规发票,解决无票场景,优化企业税负;同时,平台会为自由职业者代缴个税,完税后为其提供税务部门盖章的缴税明细和完税证明。

而且,自由职业者可以充分利用智惠薪灵活用工平台的丰富税收优惠资源,享受到税率约为1%的个税的核定征收,优化个税,合法增加实际收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灵活用工平台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dpal.cn/15200.html

作者: 智惠薪企服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