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云信息-灵活用工平台 Carl的财税圈 国务院发文,“税收返还”或将退出历史舞台

国务院发文,“税收返还”或将退出历史舞台

很多朋友可能还没有察觉,有一种税筹方式马上要“变天”了。

6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推进省以下财政体制改革工作的指导意见》一文。

 

 

逐步清理不当干预市场和与税费收入相挂钩的补贴或返还政策。”

仅仅一段话,却十分掷地有声。

 

这句话带来了一项重大影响:“税收返还”即将被全面叫停

也就是说, 各地各园区的“税收返还”政策要逐渐取缔了。

还在享受或者寻思着谋取这项“优惠”的朋友们务必注意了。

 

“税收返还”为什么被叫停?

背后又代表了什么呢?

今天这篇,我们就来聊聊这个问题。

 

一、“税收返还”或将退出历史舞台

 

税收返还”这一“税筹方式”,很可能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虽然这个话题的依据只有一段话,但其影响将十分广泛和深远。

要说明白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先弄明白,什么是“税收返还”。

 

1.什么是“税收返还”

 

这里,我们先再贴一遍文件的原文:

 

 

逐步清理不当干预市场和与税费收入相挂钩的补贴或返还政策。”

 

注意,逐步清理与税费收入相挂钩的补贴或返还政策。

文中所指的返还,其中就有一项不容忽略的大头,就是各地区所谓“税收优惠园区”常用来招揽企业的“税收返还”。

 

实务中,部分地区的地方政府或职能部门为了招商引资,

常常会给入驻(或注册)到某些园区的企业一系列税收优惠政策。

其中很常见的一项是:把企业交的一部分税返还给企业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税收优惠园区的“税收返还”。

 

嗯?还能把交的税返再返还给企业?

为什么会有这种好事?

为啥子没人通知我捏?

 

 

嗯,其实不知道也没关系,税优园区的返税马上要成为历史了。

顺带一提,“税收返还”已经发展到非常“野”的地步。

有时候,税收返还的“力度”可能非常之大。

 

税收返还的力度,主要是返还比例返还周期

 

先说返还周期,按年,按季度,甚至按月都是有的。

返还周期越短,对于企业来说自然就越好,

一方面是现金流回拢的越快越好,另一方面则是账期越长不确定性就越大。

 

再说返还比例,就比如增值税吧。

有不少做返还的税优园区,可能会返5%、10%等比例,

部分比例高的,甚至会做到返还接近50%。

 

在某些园区,按一定的周期返还一定比例的税收,就是我们所说的税优园区的“税收返还”,也是被本次文件明文规范和禁止,而即将推出历史舞台的对象之一。

 

2.“税收返还”为什么会被清理

 

税优园区的税收返还,单从字面上看,仅仅是返还而已。

但在实际操作中,不免有很多争议。

 

1)容易产生纠纷

税优园区的税收返还看似很香很美好。

但实际操作中,还是有不少问题的。

 

轻度的,实际返还缩水,比如约定月返实际上接近按季度返还,比如约定返还10%实际中由于各种手续只能返8%。

中度的,政策变换频繁,入驻前才谈的能返10%呢,还没俩月就表示政策变了、只能返5%甚至不给返了。

 

重度的更离谱,直接就“不算”了。

几年前,曾经发生过这么一件事情。

 

2016年2月26日,某乡政府与某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签订《合伙企业设立项目合同书》,协议约定该投资管理中心注册到该乡政府所在地区,该乡政府承诺保证该投资管理中心在2016年5月前享受有关税收待遇,实行核定征收,核定征收的实际税率为8.815%

2019年12月27日,该投资管理中心就税收优惠待遇与该乡政府对簿公堂。

 

法院审理认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任何机关、单位和个人不得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擅自作出税收开征、停征以及减税、免税、退税、补税和其他同税收法律、行政法规相抵触的决定。

 

以及《国务院关于税收等优惠政策相关事项的通知》(国发〔2015〕25号 )第四条规定,各地区、各部门今后制定出台新的优惠政策,除法律、行政法规已有规定事项外,涉及税收或中央批准设立的非税收入的,应报国务院批准后执行;其他由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批准后执行,其中安排支出一般不得以企业缴纳的税收或非税收入挂钩

 

涉案项目合同书签订于2016年,显然应该遵守2015年《通知》中的规定,乡政府不得擅自作出减免税收的决定或约定。

加上2016年4月合伙企业按照税收法律规定应纳税费的实际综合税率为9.5149%出了《合伙企业设立项目合同书》约定的8.815%,故该税收优惠税率条款的约定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

 

该案的个中对错,不是很好评价。

但核定税率被判定无效,那就是无效了。

大大小小的纠纷和争议,在税返完全规范前,会不断出现在天南地北和街头巷尾。

 

2)园区“税收返还”的存在站得住脚吗?

我们再接着说返还比例的问题,

之前我们提到,有不少做返还的税优园区,

可能会返5%、10%等比例,甚至会做到返还接近50%

 

比例比较小的还能理解,但有的园区,返还比例能大到35%甚至接近50%。

这到底有多离谱,很多朋友可能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要知道,50%这一比例,很可能是当地留存的全部数额了。

 

这么说吧,就比如地方留存和上缴上级是一半一半,

那上缴(上级部门)一半,再返还(企业)一半。

搞了半天,这,收税收了个寂寞?!!

 

所以我们说,实务中“税收返还”可能是非常“野”的。

 

接下来我们不谈离谱的返税比例问题,就谈返税本身

税优园区的“税收返还”是一个很奇怪的存在。

 

你要说企业是涉及尖端科技、国际竞争力的,者因为yq等原因生存都难的,

那么有优惠、给返还什么的倒也并不奇怪,实际上这也基本都属于“应报XXX批准”或者“除GJ有关规定外”的范围之中。

可是实务中,享受税优园区返还的,平平无奇、“普通而自信”的企业不在少数

 

这样就带来了一个问题,同样的事情税收不一样。

比如都是在拧螺丝,凭什么别人的税比我低一大截?

都说职业无贵贱,可拧螺丝交个税也有高低之分吗?

 

企业角度,“返税”在一定程度上,就属于“不那么正当”的同业竞争优势

 

个体角度,就更为直观。

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返税都降低了高收入者的综合税负率

结合其他操作,就很容易滋生出一个个的薇娅、雪梨等硕鼠,动辄能偷逃税成百上千万。

 

 

上图是6月22发布的,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五次会议上《国务院关于2021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中的报告内容。

 

如图,2018-2021,短短4年,544名高收入者偷逃个税达47.22亿

这47.22亿,本可以用来给家门口学习多批点教育经费、给县市乡村多通一条铁路,或者干脆大范围的给群众发点实用的消费券。

 

然而,以上“本可以”并没有发生

因为,这47.22亿,可能早已变成了这544名高收入者在上海、北京或深圳所购置的一栋栋豪宅。

 

如此,个税调节收入差异、促进社会公平的初衷,被砸了个稀烂。

绕了半天,吃亏的终究还是老实人/企业。

 

 

这无疑跟税收原本的目的是完全背道而驰的。

所以说,地域性税优园区的“税收返还”,是一定会被规范的。

无非是什么时候进行规范,纯粹是一个时间问题。

 

3.全国统一大市场正在路上

 

搞“税收返还”的地域性税优园区,我们也会称之为“税收洼地”。

然而这类既影响市场秩序,又危害财政税收的“税收洼地”肯定是要整治的。

 

 

这正是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推进省以下财政体制改革工作的指导意见》一文的重要目标,通过理顺地方财政关系,比如前面说的对区域性税优园区的“税收返还”进行整治,以促进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就自然要对影响公平的税优园区“税收返还”进行整治。

全国统一大市场正在路上,“税收返还”自然将退出历史舞台。

 

二、税收筹划要“团灭”了吗?

 

近两年,各种税收规范行动可以说是雷厉风行。

去年底,发文对核定征收进行规范,

 

 

41号文直接堵死了涉及权益性投资的个独企业、合伙企业的核定征收。

从此,持有股权、股票等权益性投资的个独合伙企业就必须走查账征收

 

今年留抵退税,“留抵退税千把块,转眼被罚好几万”现象层出不穷。

好像留抵退税成了年度“查水表”活动一样。

 

6月份,本次的《推进省以下财政体制改革工作的指导意见》一文,又直接整治了各区域税收优惠园区的“税收返还”现象,摁死了一片片“税收洼地”。

 

如此高密度以及高力度的行动,可能会有朋友担心了,

这该不会是,税收筹划要“团灭”的前奏

 

这里,小编要提醒的是,在税收规范加大力度的同时,税收优惠的力度也是极大的。

 

比如在两会中,总理宣布对小微企业年应纳税所得额100万-300万部分,再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再减半后该部分实际税负将由10%减半降至5%;

比如两会后,3月21日,国常会确定实施大规模增值税留抵退税的政策安排;

再比如3月24号,国家直接对小规模纳税人适用3%征收率的项免征增值税

 

(优惠大pic)

 

明显可以看出,税收优惠政策越来越多,而且力度也越来越大

税收规范是不影响税收优惠政策的实施和加码的。

准确的说,税收越规范,税收优惠政策空间也随之增大

 

有了税收优惠的铺垫,税务筹划也就有了筹划空间

这里,我们就来介绍三种,能够有效降低税负率的方式:

 

1.年入百万不交税的机会——来自某征求意见稿

 

在说该征求意见稿之前,我们需要先来认知一下核定征收。

核定征收能很好的解决由缺进项、缺发票等账簿不规范现象带来的高额税负问题。

 

比如某个物流公司销售额500万,假设极端情况,这家企业的成本(工资、采购、租金)一分钱都没要到发票,那账面上等于500万全是利润,全是应纳税所得额,要去缴纳企业所得税、增值税、个人所得税。

按25%企业所得税税率、13%增值税税率算,要交190万的税。

 

但如果这家企业执行的是核定征收,交通运输业的行业核定利润率是5%-20%,税局采用10%的利润率的话,核定的利润就变成了50万。

这样就只要交19万的税,理论上节税90%

 

核定征收原本是惩罚性税收措施,以及帮助小微企业纳税的管理手段;

但是,正因为其“简单粗暴”的节税效果,没少被人拿来各种偷逃税。

薇娅、雪梨等人,就是通过虚构业务以及滥用个独核定征收,偷逃了成千万上亿的税款。

 

所以,核定征收是在不断规范,以及不断收紧之中的。

 

2021年9月21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出《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管理》通知,规定:

明星艺人、网络主播成立的个人工作室和企业,要依法依规建账建制,并采用查账征收方式申报纳税。

 

2021年年底,直接叫停了“权益类投资”个独合伙企业的核定征收,一律适用查账征收

 

 

广东省、贵州省等多省市纷纷出台政策规范和收紧核定征收,包括上海市现在已经很难走核定征收方式了。

 

但注意,核定征收不是不能用,而是只能在有限范围内用。

核定征收,原本就是辅助账簿、凭证、财务核算困难的单位,比如小规模纳税人、个体工商户一类纳税的管理方式,

比如我在学校门口摆个摊卖炸串,每天都是支付宝、微信收钱,让我拿出一个发票齐全、数据准确,符合会计制度要求的账本恐怕有点难,那么我自然更适合采取核定征收方式。

 

合理运用核定征收,可以解决由缺进项、缺发票等账簿不规范现象带来的高额税负问题

 

前面我们说核定征收在收紧,但最近核定征收又整出了一个“大新闻”:

 

 

近期重庆市税务局这一核定征收的征求意见稿中,有这么一档税率,

 

 

这里说明一下,应纳税额=收入额(不含增值税)×附征率

也就是说,经营所得(月)10万以下,应纳税额是0,不用缴税

换言之,如果这项征求意见稿顺利通过,是真的可能实现年收120万而不用交税的情况的。

 

年入百万不交税,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呢。

当然,要享受这项优惠是要符合条件的,具体要看该征求意见稿的后续发展。

 

2.自然人代开——方便快捷处理单次、偶发业务

 

当企业跟自然人发生业务(如摄影、运输、装修等),需要发票入账,这时就可由自然人到税局代开发票,这就是我们说的自然人代开

 

举个栗子,

某企业临时聘用软件工程师老王为该企业做一个系统,项目完工后企业支付100万给老王,老王在优惠地区税局走自然人代开开具了100万普票给企业用来成本抵扣,仅需缴纳2.7万税款;

该笔资金企业可替小吴支出,相当于企业花了2.7万即可免除100万25个点——也就是25万的企业所得税,企业税负大大降低。

 

只要公司和个人的业务真实的,就可以选择在园区做自然人代开,

自然人代开不仅能解决缺票尤其是常年困扰人的年底缺票问题,而且,如果是在优惠园区做自然人代开,个税、增值税及附加税加起来综合税负率可低至2.5%

 

除了成本低,自然人代开适用范围也较为广泛

自然人代开适用范围非常广,通常包含以下四大类:建筑材料类(如水泥、砂石);建筑服务类(如工程服务费、机械施工费);服务类(文化生活服务、交通运输服务);各类商业贸易(如电子产品、日用百货等)。

 

此外,像自然人向其它单位或个人(自然人除外)销售其购买的不动产或者出租不动产的情况,还可以申请代开专票(税总函〔2016〕145号);

 

实际操作中,自然人代开也很方便快捷

 

 

不需要注册公司,只需要准备身份证、相关合同、转账凭证等资料

可选常驻地、身份证所在地、企业所在地或业务发生地进行代开。

 

代开的发票都是属于税务大厅开具的,真实性可以得到保证,票据出来后就会出具完税证明,发票都是联网的,在税务局官网就可以查到。

 

无论你是做自媒体接商单需要开票,还是做摄影师、画师供稿需要开票,或者拉了几车奥利给就几千块钱运费也被甲方要求开票,自然人代开都是不错的选择。

 

3.灵活用工平台——一次性解决大规模用工问题

 

很多企业都存在用工难问题,一是招人难,另一方面人员管理也难,尤其是大量用工或者流动性大的时候,直叫人头大。

 

比如不少企业都有短期或季节性用工需求,五险一金增减和成本票问题繁琐;

国企等企业有人员编制限制,需要通过外包解决人员需求;

全国各地有分公司的企业,可能会遇到各地政策不同而难管理;

 

灵活用工平台就可以很好的处理这些问题。

灵活用工一方面可以降低企业用人成本,比如餐饮行业,海底捞就一直是灵活用工的大户,尤其是疫情发生后,包括海底捞、盒马、西贝莜面村等在内的餐饮行业大面积应用灵活用工,通过大量雇佣成本低、时间自由的灵工,省下了社保等税费,在淡季也可以自由调整雇佣人数,由此降低企业成本。

 

另一方面,灵活用工也可以优化管理成本,比如临时工的酬劳发放、保险缴纳等问题,都可以交由灵活用工平台处理,用人单位只需按约定付款,省人省时省精力。

 

核定征收,适合账簿难以规范的小规模或个体户;

自然人代开,适合单次、偶发或不定期的业务;

灵工平台则适合有一定规模稳定经营的业务模式,大家可以根据自身情况了解采用。

 

小编也接触过不少自然人代开和灵工平台的案例,如果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互相交流沟通。

 

三、说在最后

 

税优园区的“税收返还”,即将成为历史。

这类“税收洼地”既影响市场秩序,又危害财政税收,肯定是要整治的。

 

当然,这并不影响税收优惠的继续落实和新增。

对于企业而言,随着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发展,也将迎来越来越好越公平的市场环境。

 

税收优惠和税务规范,一直是并行的。

 

实际上,对于各种类型的企业,在税务方面都有可以筹划的空间。

已有的优惠和政策就可以做到很好的筹划效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灵云信息-灵活用工平台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dpal.cn/20992.html

作者: 灵工客服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